枣庄论坛|枣庄社区|枣庄人网上生活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台湾] 电话亭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6-20 19: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电话亭
      
   
    大概是十一点吧,天已漆黑了,路灯亮着,把整条街映成了昏黄色,模模糊糊的。他从路旁的一家小饭馆里出来,醉醺醺的,手里还令着一瓶啤酒。他衣衫不整,敞怀穿着短袖衬衫已经掉下来大半,宛如女士参加聚会时与晚礼服搭配的披肩;里面白色T恤的前襟被酒水浸湿一片,如同正干得热火朝天的维修工人。刚刚下了一场小雨,地有点湿滑,他刚出来就连跌了两个跟头,饭馆老板冲着他笑着关上了门,他朝饭馆傻傻的笑了两声,抬头喝了一口酒。一阵风吹来,他扶着栏杆艰难的爬起来。也许是那两个跟头,也许是那一阵风,总之他有些清醒,站起来后就没再倒下。他沿着马路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一辆车飞快的驶过,转瞬消失在一片昏黄中,他看了看前方,仿佛有一场迷雾般看不到尽头。他就这样踉踉跄跄地走,他也只能这样走。
    路旁有一个电话亭,他走过时往那望了望,继而又停下来看着那个电话亭,眼神很呆滞。他似乎是想打个电话给某个朋友来诉说一下压抑着自己的事,有很多事都是这样的压抑着一个人,解决的最好办法就是说出来,说给自己的朋友听,或是说给一个愿意听他诉说的人听。他朝电话亭走去,把自己放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关门时他的衬衫卡在门缝中,在他想要依靠在电话亭的玻璃墙壁上的时候,衬衫的一角被撕了一个大口子,但他并不在意这个。他将酒瓶放在一边,很笨拙的从口袋里掏出电话卡插进去,很随意的地按了几个数字。
    “喂   “嗨,小伟,你知道么,你说得没错,她不理我了!嗨,帮帮我好吗?行吗……”他冲着电话里苦苦的哀求。
    “我说,你打错了吧!”那边的中年男子很莫名其妙,而且也很厌烦。
    “你听见了吗?你得帮我!明白吗?小伟,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他就像没听见对方说话一样,依旧自顾自的含糊的说着。
    “嗨!去你妈的吧,这里没有什么他妈的小伟!他妈的我比你还痛苦呢!大半夜打电话我说你神经病啊!”中年男子很气愤,在电话里大骂了他一顿就挂断了电话。在电话还未挂断前,他还伴随着中年男子的骂声笑了笑。
    他又拨了一个号,很随意的。
    “喂,找哪位?”对方是一个女的,而且还有些吵。
    “是小伟吗?你知道了吧,她不理我了,你知道么,饭馆里不卖酒给我,我给钱他们也不卖。小伟,来帮帮……”他几乎是带着哭腔说。
    “哈哈哈……”女人的尖笑打断了他,说:“嗨,怎么了,说说吧,嗯?哈哈,是不是被女朋友甩了?(声音低下去,似乎是女人对她的同伴们说)喂,这儿又一个被女朋友甩的,不认识。(又传来一阵嘈杂的笑声)哈哈,你这个窝囊废!哈哈……嘟……”
    他倚在玻璃壁上,头别在角落里。电话亭的玻璃壁上贴着海报,所以只照进一点路灯昏黄的色彩,里面到处是一片昏暗,他有些哽咽,大口喘着粗气,似乎有泪水在他脸上流。他拿起瓶子想再喝一点酒,但那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他就躲在电话亭昏暗的角落里,仿佛他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或只有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中,酒精的与昏暗的遮掩使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或是感觉不到电话亭外所有的存在。痛苦与悲伤折磨着他。他呜咽也越来越厉害,或者可以说是泣不成声。他的脑子里每时每刻都在想着痛苦和悲伤。他似乎就置身于其中,就像拿破仑的侵略军陷入西班牙人民抵抗的洪流不能自拔一样。其实他本身就在进行着一场战争,一场关于悲伤的战争。痛苦和悲伤侵入了他的体内,他无法抵抗,任其在自己的身体里为所欲为。他躲在这个狭小的世界里,这里有他的全部。泪水流满了他的脸,有些肆无忌惮。所有人都这样讨厌我,他想。在平常他或许不会这样想,但现在他的精神几近崩溃。他又将眼看向电话,这次他已泪眼模糊了。他也许又想打一个电话,或许他把所有的压力全寄托在这个电话上。他拿起话筒放在耳朵上,有些孤注一掷。这将关系到他的命运。他在哽咽,脸不停的抽搐。他按下几个数字,泪水在他的脸上肆无忌惮的流,他的呜咽声在这个寂静的角落听得很清楚。他的头有点晕,也有些痛,他皱起了眉头。
    “喂?”   “请问您找谁?您有什么事么?”她又说了一遍,语气一点没变。
    “喔,那   “这里没有叫小伟的,先生,您打错了吧。嗯,先生您喝酒了吧,您没事吧?喂,先生?”她有些关心他,可以听出来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孩。
    “喔,小伟,你说得很对,她和我分手了。小伟,我被人骂,被人嘲笑,你知道吗?我现在很想念她……”他呜咽着说。
    “对不起先生,这儿没有叫小伟的。先生您这是在哪儿?您好像喝了很多酒,先生您真的没事吧?”她很客气很关切地问。
    “我对不起她,都是我的错,我跟她道歉,但她还是要跟我分手。”他没有管电话那头的女孩,自顾自地说:“你知道吗,是我的错,喔,饭店的老板不卖给我酒,我给钱也不卖,就跟我女朋友一样,怎么也不听我解释。我是说那老板很气人,他不卖酒给我,嗨,你知道吗?喔   “嗯   “喔,我很爱她,你知道么?嗯,她很漂亮。但我伤了她的心,她就提出要和我分手,呵呵,我伤了她的心,哈!”他苦笑了两声,看样子好像有点清醒。外面又下起了雨,雨水打在电话亭上“嘀嗒嘀嗒”的响,电话亭里也有些潮湿。
    “您是怎样,怎样伤了她的心呢?”女孩有些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迹象。
    “我,我,你知道的,遇到那事很难办的。那个女的跟我套近乎,这个让她给看到了。尽管我以前生活也不太检点,但她并没说什么,小伟你说得对,这次她真的一下子就……呜,你是知道的,她提出要和我分手   “嗯,你别这样,我想你跟她解释解释或许还合得来呢?您跟她解释解释。还有,我不是小伟。”她似乎有些手忙脚乱了,或许她在责备自己不该这样追根究底。
    “喔,不行的,她不听我解释,她很坚决。你知道我有多爱她,她和我分手,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他缩在电话亭的角落里哭了起来,他将话筒贴在脸上,泪水沿着脸颊流到他的手指上。他头晕得厉害,他能感觉到整个世界在旋转,一阵阵海浪打来,像是起了一场大风暴。他畏缩在那个角落里不停的哭,就像个孩子,哭声沿电话线传到了另一端。
    “嗳,先生,您别这样。嗨,如果她突然想听你解释了呢,或许只是这几天哭闹着,过几天就又好了呢?要不您再等几天,或许她会好过来呢!”她真得不知所措了,她感觉她犯的错误不可饶恕。他只是哭,没有回应。
    “先生,真对不起,我不该问您这些问题的,对不起。我想您先别这样,她或许会原谅您呢?唉!我是说……如果她,哎,我是说我原谅你了!”她大声地说,她很聪明。
    人在遭遇困难时有时需要的只是一句话,当他听到“我原谅你了”的时候,他出奇的平静,就好像他从未喝醉过一样。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转眼他就变得兴奋,手握着话筒不住的颤抖。他想说几句话,可他只觉得天旋地转的,又一阵接一阵的海浪打过来。当他刚张开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打了一个响亮的嗝,接着他一下子低下头,头抵在另一侧的玻璃上,伴随着“哗   “喂,您没事吧,先生?喂,都是我不好,先生,您真的没事吧!”她听到了他呕吐的声音,她很焦急,像是有一种罪恶感袭身。
    他站直身子,将门打开,风将潮湿的空气吹了进来,他打了一个冷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呼出,他对着话筒说:“嗯,我没事,感觉很舒服!”
    电话并未挂断,声音也渐渐低沉下去,或许以后他会有更大的痛苦,但此刻他是舒畅的。这么一个瞬间,这样就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