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庄论坛|枣庄社区|枣庄人网上生活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6-20 19: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
      
   
    午后两三点钟的光景,天渐渐亮堂了些,小悠半曲了双膝跪在椅子上。左脚斜搭在右脚之上,靠在窗口,左右摇晃着身子,简直一幅颤颤巍巍地雕像,带了种专心致志的张望的神情。天空许久没有这么清澄了,透脱得分明,似乎要将小悠的眼睛糅进一道蓝色的水波来。小悠站着不动,云朵却徐徐退隐到她的视线之外,一扯一扯地,淡而轻柔。阳光尽可以铺天盖地的,也是颤巍巍的一点一点的光,却没有一丝半毫可以穿越到小悠的心里去,只生生打进她恍惚的眼神,平添出一抹透亮而又诡谲的色泽来。似乎要小悠阒眯起眼睛,方才能将那一点一线的光盛接住与包含起来。
      
    上课铃响的时候,小悠一副拆了骨头的架势,身子硬生生往后一仰,半瘫在椅子上,懒散如她。接着小悠从书包里摸索出一块巧克力,扯开一道口子,嘴巴里便尽是那些甜腻的滋味,还有榛仁儿的坚果香,带着松脂浓稠的气息,一些零落而又模糊的记忆的味道。小悠这一向清平的性子,照理说,不该有太多激越、逞强的成分。那天小悠却兴致勃勃地跟L打了个,什么小悠记不清了,结果只是小悠输。L便死乞白赖缠着小悠请他一块巧克力算作胜利品。小悠也说到做到,当下便买来了平常她自己都不大舍得买的一块。L一边吃一边炫耀,似乎是在气她,可是小悠却一点也生气不起来,看他那种放恣到待有些孩子气的样子,小悠心下微微笑着,漾起层层温软的波。她愿意就这么带着些舒和的情绪纵容他,就像纵容一个孩子,单纯、无挂。
      
    这天的小悠,却像是在跟谁气似的,吃到一半的时候,一把扯去了塑料包装,将余下的一并塞满在嘴巴里,实在是有些甜得过了头。过犹不及。这美好刹那变了味,细细索索地掰扯成一丝一丝清苦的味道。小悠觉得舌头像是打了结,像是被麻痹的一种情绪,怎么都不肯融合起来。于是幽幽地落下两行清泪,略微蹙起的额眉,索住了眉间那一处不下的惆怅。
      
    一直以来,小悠只肯在人前留下她坚韧、顽强的一面,拒绝人窥到掩埋她心底的那一层凄凉。或许,她自己也害怕看到,所以从来只是一味地逃避。她尽是冷漠,唯她自己晓得这眼泪究竟多难得。于是这一回,她算作是彻底地放纵与发泄自己,尽管,依旧将头颅埋得低沉而深入。
      
    同桌听到小悠窸窸窣窣的哭泣声,轻拍她的肩膀。小悠惊恐地抬起头,见有人以同样惊诧的姿势望见她,连忙擦拭掉脸上那抹轻浅的痕迹。这种境地,不再是它该存留的时刻。他开口道,你这是怎么。小悠带着凄楚的笑,没,什么都没有。你到底怎么。小悠捉摸不透,他眼神里,怎么会有那样一种怀疑的坚定呢。小悠装模作样地一把笑开了,真的,没什么呀。同桌似乎也意识到该打破这僵局,于是两人推推搡搡了一阵,他戳她痒痒肉的地方,将她戳得躲闪不及,一阵一阵地打挺儿。末了,小悠直感到身体之上一阵乏力,便缓缓受了笑,将他戳过来的手指打了回去。他便也知趣似的,晓得她是累了,便也同她结束了玩笑。
      
    小悠这时又将头扭向了窗外,那一点一点遗落的太阳光,令她觉得时光真是不给人留下一丝情面,只自顾自仓促而凛冽地流淌。那逐渐变细变微的人和事,也是半点不懂肇事者的心思,跟着它一起付之东流。眼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落下了,在那绯红的霞光里,小悠的脸色仿若也跟着变暗,便红,直至消失,不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